一名农技人员在黄瓜、西红柿、辣椒、茄子等新鲜蔬菜上,喷上了乳白色的农药,不到3分钟,农技专家拿起黄瓜直接放入口中……这是1月16日记者在昱洁农业科技公司新闻发布会上见到的一幕。
记者了解到,每年我国的各类农药需求量在120万吨以上,仅甘肃省年需求农药也要6500吨左右,甘肃是农牧大省,每年的反季节瓜果蔬菜的产量逐年上升。而化学剧毒农药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并直接危害人类的身体健康,甚至危及人类的生命安全。甘肃昱洁农业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工作人员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潜心研究出高科技纯天然植物源生物农药—0.2%苦皮藤素复方微乳剂,在我国生物农药研究领域,特别是在纯天然植物源生物农药研究中首开先河。该公司的农药新成果经甘肃省农牧厅和省科技厅联合组织的专家委员会技术鉴定后得出结论,该项目产品填补了国内植物源复方制剂的空白,成果居国内领先水平。
据了解,目前0.2%苦皮藤素复方微乳剂,已经在全国16个省、市上百个地区的大区间、大范围、不同生态条件下及不同农作物上进行了实验和示范,它广泛适用于小麦、玉米、大豆、棉花、蔬菜和茶叶及果树、花卉。经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无公害农药检测中心实验,对螨类害虫红白蜘蛛有很好的防治效果,有效率在95%以上。该农药不仅可以保护农作物的生长和丰收,而且可以逐步净化土壤、净化水源和环境,由于植物源本身含有丰富的微量元素,这些微量元素在产品加工过程中也相应的转移到产品中,其所含有的碳、氢、氧组成,分解后又转变为植物生长必不可少的养料。一位外地来兰的茶商,将该产品带回福建和浙江,在茶叶上试用后,验证了该生物农药不仅杀虫效果好,而且能提高茶叶的品质和质量。

植物源农药是指有效成分来源于植物体的农药。植物源农药在农作物病虫害防治中具有对环境友好、毒性普遍较低、不易使病虫产生抗药性等优点,是生产无公害、绿色农产品应优先选用的农药品…
植物源农药是指有效成分来源于植物体的农药。植物源农药在农作物病虫害防治中具有对环境友好、毒性普遍较低、不易使病虫产生抗药性等优点,是生产无公害、绿色农产品应优先选用的农药品种。为了让广大农民和农技推广工作者能对植物源农药品种有比较全面、深刻的了解,现把我国开发的主要植物源农药品种及其在农作物病虫害防治中的应用情况总结介绍如下:
1、苦参碱:单剂有0.2%、0.26%、0.3%、0.36%、0.5%水剂,0.3%水乳剂,0.36%、0.38%、1%可溶性液剂,0.3%乳油,0.38%、1.1%粉剂;混配制剂有1%苦参碱·印楝素乳油,0.2%苦参碱水剂+1.8%鱼藤酮乳油桶混剂,0.5%、0.6%、1.1%、1.2%苦参碱·烟碱水剂,0.6%苦参碱·小檗碱水剂。可分别用于防治蔬菜地小地老虎,十字花科蔬菜菜青虫、小菜蛾、蚜虫,韭菜韭蛆,黄瓜红蜘蛛、蚜虫,茶树茶毛虫、茶尺蠖,烟草烟青虫、烟蚜,小麦、谷子黏虫,棉花红蜘蛛,柑橘树矢尖蚧,梨树黑星病,苹果树红蜘蛛、黄蚜、轮纹病。
2、氧化苦参碱:单剂是0.1%水剂;混配制剂有0.5%、0.6%氧化苦参碱·补骨内酯水剂。可分别用于防治花卉蚜虫和十字花科蔬菜菜青虫、蚜虫。
3、烟碱:单剂是10%乳油;混配制剂有0.84%、1.3%马钱子碱·烟碱水剂,2.7%莨菪碱·烟碱悬浮剂,27.5%烟碱·油酸乳油,10%除虫菊素·烟碱乳油,9%辣椒碱·烟碱微乳剂,15%蓖麻油酸·烟碱乳油。可分别用于防治十字花科蔬菜菜青虫、蚜虫,柑橘树矢尖蚧,小麦蚜虫、黏虫,苹果树黄蚜,黄瓜红蜘蛛、蚜虫,菜豆蚜虫,棉花棉铃虫、蚜虫,烟草烟青虫,芥菜蚜虫。
4、鱼藤酮:单剂有2.5%、4%、7.5%乳油;混配制剂有5%除虫菊素·鱼藤酮乳油。可分别用于防治蔬菜菜青虫、蚜虫、小菜蛾、斜纹夜蛾,柑橘树矢尖蚧,棉花棉铃虫。
5、闹羊花素-ⅲ:制剂为0.1%乳油,可用于防治十字花科蔬菜菜青虫。
6、血根碱:制剂为1%可湿性粉剂,可用于防治菜豆蚜虫、十字花科蔬菜菜青虫、梨树梨木虱和苹果树二斑叶螨、蚜虫。
7、桉叶素:制剂为5%可溶性液剂,可用于防治十字花科蔬菜蚜虫。
8、大蒜素:制剂为0.05%浓乳剂,可用于防治黄瓜、枸杞白粉病。
9、苦皮藤素:制剂为1%乳油,可用于防治十字花科蔬菜菜青虫。
10、蛇床子素:制剂为0.4%乳油,可用于防治十字花科蔬菜菜青虫和茶树茶尺蠖。
11、丁子香酚:单剂为0.3%可溶性液剂,混配制剂为2.1%丁子香酚·香芹酚水剂,可用于防治番茄灰霉病。
12、香芹酚:制剂为5%丙烯酸·香芹酚水剂,可用于防治黄瓜灰霉病和水稻稻瘟病。
13、藜芦碱:制剂为0.5%可溶性液剂,可用于防治棉花棉铃虫、棉蚜和十字花科蔬菜菜青虫。
14、楝素:制剂为0.5%乳油,可用于防治十字花科蔬菜蚜虫。
15、印楝素:制剂为0.3%、0.5%乳油,可用于防治十字花科蔬菜小菜蛾。
16、黄芩甙+黄酮:制剂为0.28%水剂,可用于防治苹果树腐烂病。
17、除虫菊素:制剂为5%、6%乳油,可用于防治十字花科蔬菜蚜虫。
18、茴嵩素:制剂为0.65%水剂,可用于防治苹果树尺蠖、蚜虫和叶菜类蔬菜菜青虫、蚜虫。
19、百部碱:制剂为1.1%百部碱·楝素·烟碱乳油,可用于防治菜豆斑潜蝇、茶树小绿叶蝉和十字花科蔬菜蚜虫、菜青虫、小菜蛾。

事实上,一些使用过生物农药的种植户对此也赞同。“60亩的枸杞,用化学农药,保守估计一年得打6至7次,有时杀不死虫卵,还得多打几次,得2万多元,还不算人工成本。用生物农药,一年只需打4次,花费不到2万元,而且产量相对提高了10%。对比下来,使用生物农药优势更显著。”甘肃省玉门市一家枸杞生产基地的负责人说。

接受采访的专家表示,生物农药应用前景广阔,如果能够大面积推广,可望从根源上保障百姓“舌尖上的安全”。

生物农药可望迎来发展“春天”

农作物一旦发生病虫害,种植风险就随之而来。化学农药虽可以“治愈”疾病,但也会引发农药残留,对食品安全构成威胁。以前,张海军也为此头疼不已,直到2016年遇到兰州交通大学天然药物开发研究所教授沈彤后,他的顾虑打消了:使用“中药农药”也可以为农作物“防病治病”。

新华社记者 张文静 刘恺 王铭禹

李国利坦言,随着今后生物农药科技研发水平的不断提高及广泛推广应用,化学农药的生存空间或将不断被挤压,而生物农药将迎来蓬勃发展的“春天”。

2015年,被称为中国“史上最严”的新食品安全法实施,提出将加快淘汰剧毒、高毒、高残留农药,推动替代产品的研发和运用,鼓励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

张海军是“中药农药”的受益者。“拿樱桃小番茄来说,一个生育周期只需要使用4次‘中药农药’,而且没有农残,产量还高。如果用化学农药,一周就得打一次,农残高,成本也高。”张海军说。

一场食品安全“保卫战”已悄然打响。从2015年开始,农业部组织开展“到2020年农药使用量零增长行动”,加快推进农药减量增效。同时,农业部要求加快生物农药推广应用。

永利澳门402网址,2015年,被称为中国“史上最严”的新食品安全法实施,提出将加快淘汰剧毒、高毒、高残留农药,推动替代产品的研发和运用,鼓励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

专家表示,尽管生物农药的发展正逢其时,但因价格、接受程度等因素仍面临推广难题。

事实上,一些使用过生物农药的种植户对此也赞同。“60亩的枸杞,用化学农药,保守估计一年得打6至7次,有时杀不死虫卵,还得多打几次,得2万多元,还不算人工成本。用生物农药,一年只需打4次,花费不到2万元,而且产量相对提高了10%。对比下来,使用生物农药优势更显著。”甘肃省玉门市一家枸杞生产基地的负责人说。

2014年,沈彤及其团队研发的“中药农药”产品在国家农业部农药检定所通过新药登记检测。截至目前,“中药农药”系列产品已在甘肃、陕西、四川和新疆等省区100万亩10多种农作物种植上进行了试验示范及推广应用。

“我们将沈彤团队研发的生物农药的部分产品在甘肃定西、平凉和陇南等地的马铃薯种植上进行过推广和应用,发现该产品对马铃薯的‘癌症’——晚疫病的防治效果达到75%、产量增加16%以上。”甘肃省植保植检站研究员张文解告诉记者,此前,马铃薯一旦发生晚疫病,几乎无药可治。

农作物“喝中药”能防病治病?

对研发者沈彤来说,推广应用生物农药,不仅仅是减少农药残留,还能改善生态环境,减少对水土的污染。

李国利坦言,随着今后生物农药科技研发水平的不断提高及广泛推广应用,化学农药的生存空间或将不断被挤压,而生物农药将迎来蓬勃发展的“春天”。

专家表示,尽管生物农药的发展正逢其时,但因价格、接受程度等因素仍面临推广难题。

沈彤认为,相较于化学农药,生物农药的治病杀虫及营养能力已得到基层农技推广专家及部分种植户的认可,但生物农药价格略高,对使用方式、时机和用量要求更高,在应用层面不容易得到普遍接受。中国是农业大国,生物农药的推广不能只看眼前利益,更要看重它对农业生产带来的巨大利益和长远的潜在价值。

生物农药可望迎来发展“春天”

农作物一旦发生病虫害,种植风险就随之而来。化学农药虽可以“治愈”疾病,但也会引发农药残留,对食品安全构成威胁。

2014年,沈彤及其团队研发的“中药农药”产品在国家农业部农药检定所通过新药登记检测。截至目前,“中药农药”系列产品已在甘肃、陕西、四川和新疆等省区100万亩10多种农作物种植上进行了试验示范及推广应用。

对研发者沈彤来说,推广应用生物农药,不仅仅是减少农药残留,还能改善生态环境,减少对水土的污染。

“中药农药”或将取代化学农药,从源头上保障“舌尖上的安全”?

随着中国居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绿色安全”成为人们对食品的普遍追求。为此,中国政府近年来严格管控化学农药使用,努力从源头上解决食品安全及环境污染问题。

1月19日,在甘肃省植物源生物农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生产车间,工人在生产生物农药。新华社发

“我们将沈彤团队研发的生物农药的部分产品在甘肃定西、平凉和陇南等地的马铃薯种植上进行过推广和应用,发现该产品对马铃薯的‘癌症’——晚疫病的防治效果达到75%、产量增加16%以上。”甘肃省植保植检站研究员张文解告诉记者,此前,马铃薯一旦发生晚疫病,几乎无药可治。

据农业部最新消息,中国已登记生物农药有效成分102个、产品3500多个,分别占农药登记的16%和10%,每年仍以4%左右的速度递增。据统计,中国生物农药年产量达到近30万吨,约占农药产量的8%。生物农药防治覆盖率近10%。

甘肃省植物源生物农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推广部部长李国利介绍,作为一类天然源农药,生物农药近年来呈现良好的发展势头。“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投入资金研究和开发生物农药。中国目前累计有近100家研究机构从事生物农药研发,生物农药类别也很丰富。”

兰州交通大学副校长刘振奎介绍,人们对过量使用化学农药的恐惧反映的正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和向往。

在甘肃省兰州市几家大型综合超市里,进口水果和蔬菜尽管价格较为昂贵,但依然十分畅销。受访的多位消费者表示,购买进口食品主要是为了吃得放心。

陈铎之对此表示认同,他说,生物农药特别是植物源生物农药,毒性小,对环境友好,符合“绿色植保”的理念,从保护土地资源、提高农产品质量等长远利益来看,发展前景更为广阔。

接受采访的专家表示,生物农药应用前景广阔,如果能够大面积推广,可望从根源上保障百姓“舌尖上的安全”。
(参与采写记者 多蕾)(据新华社兰州1月22日电)

1月19日,甘肃省永靖县三塬镇下塬村村民喷洒生物农药,照料日光温室里的农作物。新华社发

兰州交通大学天然药物开发研究所教授沈彤和他的团队,历时多年研发了一种纯中药制剂的植物源生物农药系列产品。不同于化学农药,这些“中药农药”以传统药食两用中药材为原料,不仅有防病、杀虫作用,还能为农作物“补充营养”。

吃得安心、放心不再仅依赖进口

中国科学家从传统中药材中觅得灵感,成功研发出纯中药制剂植物源生物农药。如今,此类生物农药正在农药行业逐步推广,力求为消费者的食品安全筑起坚实的防火墙。

一场食品安全“保卫战”已悄然打响。从2015年开始,农业部组织开展“到2020年农药使用量零增长行动”,加快推进农药减量增效。同时,农业部要求加快生物农药推广应用。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植物化学与西部植物资源持续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副研究员陈铎之对此表示认同,他说,生物农药特别是植物源生物农药,毒性小,对环境友好,符合“绿色植保”的理念,从保护土地资源、提高农产品质量等长远利益来看,发展前景更为广阔。

甘肃省植物源生物农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推广部部长李国利介绍,作为一类天然源农药,生物农药近年来呈现良好的发展势头。“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投入资金研究和开发生物农药。中国目前累计有近100家研究机构从事生物农药研发,生物农药类别也很丰富。”

吃得安心、放心不再仅依赖进口

标签:生物农药 化学农药 绿色安全

1月19日,兰州交通大学天然药物开发研究所教授沈彤和他的学生一同进行生物农药试验。新华社发

沈彤和他的团队历时多年研发了一种纯中药制剂的植物源生物农药系列产品。不同于化学农药,这些“中药农药”以传统药食两用中药材为原料,不仅有防病、杀虫作用,还能为农作物“补充营养”。

1月19日,在甘肃省植物源生物农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生产车间,工人在包装生物农药。新华社发

隆冬的黄土高原,天寒地冻,一片萧瑟,而在甘肃省永靖县三塬镇下塬村的日光温室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一排排青涩的樱桃小番茄、鲜艳的红草莓、绿油油的蔬菜长势喜人,让温室大棚里春意盎然。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植物化学与西部植物资源持续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副研究员陈铎之说,近几年,中国在发展生物农药方面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同时对化学农药的生产、登记和使用管控越来越严格。

1月19日,兰州交通大学天然药物开发研究所研究人员进行生物农药试验。新华社发

看着眼前的一切,温室大棚负责人张海军的脸上乐开了花。“一年多来,大棚里的这些‘金蛋蛋’没有发生过一起病虫害。”

在甘肃省兰州市几家大型综合超市里,进口水果和蔬菜尽管价格较为昂贵,但依然十分畅销。受访的多位消费者表示,购买进口食品主要是为了吃得放心。“现在很多水果过量使用化学农药,确实让人担心。”采访中,一位“80后”消费者坦言。

农作物“喝中药”能防病治病?

中国科学家从传统中药材中觅得灵感,成功研发出纯中药制剂植物源生物农药。如今,此类生物农药正在农药行业逐步推广,力求为消费者的食品安全筑起坚实的防火墙。

随着中国居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绿色安全”成为人们对食品的普遍追求。为此,中国政府近年来严格管控化学农药使用,努力从源头上解决食品安全及环境污染问题。

永靖县农业技术推广中心经济作物技术推广站站长罗宝平介绍,目前,仅三塬镇就有近1000亩的农作物“喝”上了“中药农药”。

沈彤认为,相较于化学农药,生物农药的治病杀虫及营养能力已得到基层农技推广专家及部分种植户的认可,但生物农药价格略高,对使用方式、时机和用量要求更高,在应用层面不容易得到普遍接受。中国是农业大国,生物农药的推广不能只看眼前利益,更要看重它对农业生产带来的巨大利益和长远的潜在价值。

目前,相关企业和部门每年在农业部登记申报的生物农药占绝大多数,化学农药仅占少部分。

相关文章